当前位置:主页 > 游戏 > 正文

轻易地制服了神秘女子

10-09 游戏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结局:第五幕中的年轻男人突然出现,对老男淫说:操控游戏的就是你吧。又望了一眼光子,二话不说,一来就脱。躺在床上,让光子过去,想要和她XXOO,占有她。

  光子木诺地过去了,躺在男人的边上,若有所思想起来第二幕“超现实”女生的话,想要改变自己的生活轨迹,就必须做出“超现实”事。于是,光子把男人杀了,同时又自杀了。

  场景切换到游戏里,第一幕,光子捡起笔把自己捅了;第三幕,启子用碎瓶子把自己捅了;第四幕,泉是直接死的,因为前面的数据丢失。

  最后,现实世界的雪地里,一排脚印的尽头,光子躺在那里。突然苏醒,跑出了镜头外,光子摆脱了束缚,得到了解脱。

  校外旅行途中,乖乖女光子(特林德尔·玲奈饰)所乘坐的巴士突然被一阵狂风拦腰切成两段,光子刚好俯身,捡东西所以幸免于难,但是秋等伙伴全部被齐刷刷地切去了上半身。惊慌失措的女孩夺路狂奔,一路上目睹了无数人被神秘之风杀死的惨状。

  突然,她仿佛置身于灾难前的时光,惊魂未定的光子和秋等伙伴们一同上学,谁知针对高中女生的大屠杀接踵而至。逃亡途中,光子仿佛穿越了不同的时空,她一会儿是待嫁的新娘启子(篠田麻里子饰)、一会儿又是参加马拉松大赛的泉(真野惠里菜饰)。

  展开全部电影剧情:校外旅行途中,乖乖女光子(特林德尔·玲奈 饰)所乘坐的巴士突然被一阵狂风拦腰切成两段,光子刚好俯身捡东西所以幸免于难,但是秋等伙伴全部被齐刷刷地切去了上半身。惊慌失措的女孩夺路狂奔,一路上目睹了无数人被神秘之风杀死的惨状。突然,她仿佛置身于灾难前的时光,惊魂未定的光子和秋等伙伴们一同上学,谁知针对高中女生的大屠杀接踵而至。逃亡途中,光子仿佛穿越了不同的时空,她一会儿是待嫁的新娘启子(篠田麻里子 饰)、一会儿又是参加马拉松大赛的泉(真野惠里菜 饰)。唯一不变的是,针对少女们的追杀从未停止……

  导演园子温延续了一贯的血腥、暴力和荒诞的风格,但在这部片子中却意外地显得克制。尽管整部片子看起来光怪陆离、不知所云,但其中暗含了大量的铺垫和暗示。看懂这些铺垫和暗示,对于理解这部电影来说非常重要。

  首先,我先还原一下整个故事的背景。女主光子在2034年春天去世,一名对她一直有着不良企图的男生在150年之后利用未来科技成功地克隆了女主,并顺带也克隆了她的朋友们。但是这些克隆体并没有生命。变成老宅男的男生利用这些克隆体制作了一部游戏,风靡全球,这部游戏的内容就是操纵女主摆脱追杀。

  但是在这款游戏的一遍又一遍运行中,女主的朋友们开始发生了一些变化,她们逐渐产生了意识(为什么会发生这种变化,后面解释)。

  首先,女主被怪风追杀,整车的人被拦腰截断,死状恐怖。这是游戏的开始阶段,玩家一般要先在这一阶段熟悉操作。女主被玩家操纵,一路逃到溪边,脱下血淋淋的衣服,换上路边的学生服,完成变装任务,随后来到游戏的第一幕。

  女主逃入上学路上的学生潮中,认识了自称是好基友的秋,以及平子和另一名外号“超现实”的女生。随后四人逃课,来到树林里,玩家又操纵女主熟悉了一波操作。在树林里,外号“超现实”的女生阐述她的观点,主要有两个:

  女主四人回到教室上课,正在板书的老师突然狂暴化,掏出一把加特林机枪,扫射全班。女主完全被吓傻了,这个时候,平子和“超现实”冲进来救出了女主,但这两人随后也被杀死了。女主又开始了一轮大逃亡。玩家在操作女主摆脱各种地雷和扫射之后来到一座城镇,随后进入游戏的第二幕。

  在第二幕里,女主的容貌发生了改变,事实上是玩家变换了角色。惊慌不知所措的女主被带到婚礼现场进行化妆,好基友秋突然出现,她赶跑了一群喋喋不休的女人,并对满腔疑惑的女主说:“现在还不能告诉你。”暗示了整个游戏已经发生了变异,但还在原来的设定之内。紧接着女主被一群疯女人逼迫嫁给一个“猪头”。忍无可忍的女主用秋给她的破碎啤酒瓶杀死了“猪头”,开始了反抗。这一幕里,玩家操纵女主对现场的女人进行杀戮,并得到NPC秋的帮助。但是双拳难敌四手,女主和秋杀出重围后,NPC秋引开了追兵,女主被大桥上的一名女生招引,随后进入游戏的第三幕。

  在第三幕里,玩家又变换了角色,女主的容貌自然又发生了变化。这一幕里,玩家操纵女主进行马拉松比赛。比赛中,队友的激励使女主回想起小时候的事情,这一段应该是女主光子童年真实的经历并为游戏制作商老宅男所熟知的,因为这段回忆引起了女主的强烈共鸣,激发了她奔跑的动力。然后第一幕里的三名好友出现在马拉松队伍里,女主正在诧异之时,第一幕里的Boss两名女老师,第二幕的“猪头”突然出现在她们身后,紧追不舍。在秋的指引下,女主越过高山,踏过平原 ,一路跑进一间废弃的砖窑(注意这个砖窑,后面还会出现)。一名神秘的女生突然出现,她挟持了女主,并控诉她“因为你大家才会死掉”。这时秋又一次突然出现,轻易地制服了神秘女子,并带着女主又一轮狂奔。

  至此,整个游戏进入完全不同的一个阶段。秋要女主记住自己的名字“光子”,并不停呼喊之后,女主的样子恢复到第一幕的样子。秋要女主破坏她创造游戏通往现实世界的出口,女主不忍,但最终还是这么做了。

  女主来到现实世界,被一名年轻男子招呼,但陷入昏厥。醒来后,女主发现自己在第三幕里的废弃砖窑中,一阵过度后,她看到墙上站着一个个穿着学生服、婚纱、马拉松运动服的女生,随后见到了老宅男。老宅男要她与曾经招呼过她的那名年轻男子OX,以满足150年前的梦想。躺在床上的女主想起“超现实”的话,杀死了年轻男子,随后自杀。然后,游戏里三幕的女主都选择了自杀。

  影片最后女主躺在雪地上,说:“结束了,终于一切都结束了。”接着起身奔跑。

  整个影片最重要的助推器是秋,她的一次次出现成为全片一次次的拐点。那么这么一名本该在游戏第一幕就被杀死的酱油人物怎么有如此的变化呢?答案事实上在“超现实”阐述她的观点时已经给出了:这个世界存在无数个平行世界,而无数个平行世界存在无数个可能。在这款游戏的一次次运行之中,某个平行世界里,程序运行出现了BUG(也许是某一个过程出现了故障),女主光子的朋友秋、平子和“超现实”产生了人的意识,注意,她们本来就是人类的克隆体,并拥有了可以自由出现在整个游戏任何时候的能力。她们逐渐意思到自己其实是游戏里的人物,随着游戏一次次地运行,她们被一次次地杀戮,这使她们极度痛苦,但又无能为力,因为她们被游戏设定的程序所控制。这个时候,她们把希望寄托在完全不受限制的女主身上(事实上女主受玩家控制),她是整部游戏的主角,她才能改变整个局面。

  于是在第一幕里,“超现实”故意阐述了她的观点,这段话给女主光子产生了极大的影响,然后三个人按照游戏的设定心甘情愿地被暴走的老师杀死。在第二幕里,秋冒充了原本为女主提供武器的人,这可以从秋极力按照游戏设定(杀死女伴、提供武器)进行,安抚女主但又强调什么都不能说这些表现看出来。但事实上由于秋等人BUG的存在,整部游戏已经大乱。第二幕结尾,女主说:“好像有什么东西跟过来了。”这是游戏中枢逐渐意识到秋这些BUG的不合理,决定铲除她们,“这些东西”是跟着秋而不是跟着女主的。所以在第三幕中,秋等三人一出现,女老师和“猪头”(游戏的保护程序)也立刻出现,并且只追秋而不追女主。因此可以设想在原本的第三幕中,女主一路跑着马拉松,最后在废弃的砖窑到达终点,从而结束整个游戏。但游戏既已大乱,连路人也产生了自我意识,事实上在第一幕中溃逃的路人对女主大喊:“光子,快想想办法,到底发生了什么,快想想。”就已经在暗示这种变化了。到了第三幕,路人的自我意识更加强烈,甚至试图杀死女主以实现自我救赎。而站着一排排披头散发的女生正是被杀戮的路人亡灵(其实是游戏的废弃数据)。秋带着女主跑向砖窑的黑暗深处,实际上暗示从游戏结束的最终场景回到游戏主菜单的过程。回到了主菜单,意味着游戏回到一开始的临界面,女主也恢复到第一幕的样子。秋要女主破坏她,因为只有破坏这个混乱整个游戏程序的BUG之首,游戏才能结束,女主才有机会来到现实世界。而这个时候,我们才发现秋身上插满了电线,正是这些电线的存在才使游戏程序能够轻易地控制她,她才不是完全的自由。

  女主来到现实世界的过程中来到了老宅男制作游戏时产生的意念世界。这个意念世界只充斥着两个元素:食欲和淫欲,正是这两个元素驱动着老宅男完成这部游戏。女主在这里遇到一名年轻男子,这名男子显然是认识女主的。他说:“没事吧。好开心啊,还认识我吗?连名字都想不起来?真是没办法,可我真是震惊,你竟然来到了这里。光子,现在与你过去陈旧的世界不一样了。”这一系列的台词暗示这名年轻的男子正是年少的老宅男,一直苦苦暗恋着女主可女主对他连点印象都没有的可悲吊丝啊。

  随后女主昏厥,醒来,走出游戏的最终场景——砖窑,最后在背景是雪天的开始界面来到现实世界游戏制造商老宅男的面前。注意观察老宅男的游戏画面,在第二幕里女主是拿着破碎啤酒瓶战斗的,因此那群疯女人见到女主用啤酒瓶代替鲜花,并不感到诧异,是因为这都是游戏设定。从老宅男的话里,我们推断出女主的身世,同时,“在你不知道的未来世界里,你的DNA被好好地利用了”,这句话可以推断,老宅男用女主的部分DNA制造相当多的克隆体,这些克隆体被用来调试和制作整个游戏。因为在全片中女主唯一的一次受伤,即树林里手指流血,此时她看见两名女生站在山坡冲她笑。这两名女生,一名穿着学生服,另一名穿着婚纱,正是女主在第一、二幕所穿的衣服。这正暗示正是她的DNA制造了这些克隆体。其他的克隆体被老宅男安放在墙上的壁洞里,可以看到她们所穿的衣服也是女主在三幕游戏里所穿的那三套。而女主和她朋友们的克隆体被罩上氧气罩,小心地保护了起来。

  最后部分,前面的那名年轻男子出现,但他并非老宅男,他说:“游戏里的是你吧”,显然他并不认识女主,因此可以判断这名男子应该是老宅男的子孙。女主在老宅男的驱使下,躺在床上,想起“超现实”的话:羽毛从空中落下的时间和落下的地点都是确定好的,想要改变既定的生活轨迹,就必须做出“超现实”的事。女主意识到终结自己的生命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超现实”的事,于是在干掉老宅男的子孙后,女主自杀了。于是游戏里的三个女主都自杀了(第三幕女主的死亡应该是因为前两幕女主死亡,数据丢失而死,因为她的身上只有血迹,没有伤口),游戏里的所有人因此而避免了被屠戮的设定,得到了救赎。最后一个画面,女主躺在类似游戏开始界面的雪天地里,起身奔跑,暗示她最终也得到了救赎。

  一个意象:枕头。大巴上的枕头、树林里的枕头、教室里的枕头、现实世界的枕头。前三个枕头的出现都紧跟着一场对女性的屠戮,而最后一个枕头却成了杀死年轻男子的工具。实际上,枕头指代着婚姻契约,更进一步来说,象征着男权主义。每一次男权主义的出现都是对女性的一次血腥摧残,而最后女主终于奋起反抗,撕碎了男权主义,干掉了直男癌,大喊“不要再玩弄我们了!不要再玩弄我们了!”,女权主义高涨到了极点。

  几处细节:1、第一幕中,两位女老师面对神情怪异的女主光子,以“女生总是有点怪怪的”这样一句发自女老师之口颇有怪异的话解释过去,实际上这是男生在制作游戏,设计台词时,以自己的男性思维揣摩虚拟出来的。

  2、老宅男在见到女主时说:“你终于来了。”似乎老宅男对女主的出现已有预计,程序出现BUG也在预料之中,只是女主最后的极端行为是他没料到的。

  导演园子温在最后没有让女主杀死老宅男,因为老宅男一死,整个游戏世界就会毁灭。他选择了妥协,让游戏里的人物得到救赎,这样的克制和他上一部作品《地狱为何恶劣》的极尽癫狂给我的印象完全不一样。我因为女主特林德尔玲奈而看的此片,不过老实说,此片节奏鲜明,叙事流畅,配乐出众,确实值得大家看一看的。

  3、老宅男对女主光子的态度,并非暗恋那么简单。他说,为了150年前的梦想,要女主和自己的子孙OX。暗恋者的梦想,一般来说,当然是希望和所爱的人在一起。OX这种事,虽然追求者可能会偶尔想想,但对于青涩的年轻人来说,绝不可能将之当成梦想来追求。这说明老宅男对女主有一种霸道的占有欲,他对女主的迷恋已经达到了病态的程度。

  4、园子温的妥协不仅仅表现在没有让女主和老宅男同归于尽,在游戏第二幕和最后一个场景中,事实上为了更能体现男性丑陋猥琐的淫欲思想,让那群疯女人和年轻男子脱至无疑是更好的选择,但园子温保留了他们的内衣,当然这可能是出于对影片分级的考虑,不过片子里的其他血腥暴力场面早已不适合部分人群观看。

  女主后来虽然以自杀的形式为游戏里的其他人物换来救赎,但是女主的自杀本身只会导致游戏的不断重启,其他人物的命运早已注定,只是被拖延了时间而已,这种妥协的救赎根本不彻底。

  5、启子和泉是否是女主光子不同年龄的形态?我认为不是。因为老宅男很清楚地表示,他复活了女主和她的朋友们,而氧气罩里的人,除了三个女主之外,分别是秋、平子和“超现实”三人而已。启子的朋友女警官友子、激励泉的三个马拉松妹子并没有被复活。所以启子和泉是光子的朋友,并在游戏切换场景时,充当女主灵魂的容器。1、老宅男所制造的克隆体并没有原来人类的记忆。事实上从女主一开始就没有丝毫以前回忆和印象的残存就可以看出来。那么老宅男和女主的关系就非暗恋那么简单了,但由于女主丧失了从前的记忆,所以只能推断出老宅男对女主有很强的怨念。

  6、老宅男所制造的克隆体并没有原来人类的记忆。事实上从女主一开始就没有丝毫以前回忆和印象的残存就可以看出来。那么老宅男和女主的关系就非暗恋那么简单了,但由于女主丧失了从前的记忆,所以只能推断出老宅男对女主有很强的怨念。

  7、为什么斋藤工刚见女主的面,打完招呼就脱裤子?我认为这是这一种思维定势。即未来世界里,男性普遍把女性当成OX的工具,或者准确来说,男性普遍把女主当成OX的工具。由此可以推断,老宅男把利用女主的DNA制造的各种克隆体当成充气娃娃卖往全世界,女主在未来世界里扮演着类似充气娃娃的角色。。。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

  展开全部线剧情分析故事是这样的:主要是一个打女主角飞机打了150年的变态用女主角的DNA创造了女主角,然后女主角经历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剧情和朋友为拯救她的死去之类的后,终于见到了变态。

  变态告诉她,为了遇见你,我花了无数的时间创造了你,94为了能和你啪啪,我又花了无数的时间创造了年轻时候的自己。现在,终于可以实现我的愿望了。我要看你们在一起!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主页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callthemonahans.com/youxi/19399.html